产品搜索
张士海:工匠精神首先是个“钻”字

很多人都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。

 

      一台机器坏了,很多技术员围着机器琢磨了好几个月,依然毫无所获。无奈,公司请来了“老法师”。“老法师”忙活一阵,在机器故障位置用白粉笔画了一条线,拿走了1万元的报酬。

 

      有人不理解,说画一条线就拿走1万元,和敲竹杠有什么区别?

 

      对此,“老法师”的解释是,用粉笔画一条线,价值1元,而知道这条线画在哪里,价值9999元。

 

      张士海也曾为公司的一套设备“画过一条线”,虽然他“画”得没有故事中的“老法师”那么干脆,但他的故事与“老法师”的故事,他与“老法师”之间,已然有了诸多相似之处。

 

   学的是工商管理    

   干的却是技术活   

 

      2006年,苏州澳克机械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澳克”)在汾湖成立,大专专业为工商管理的张士海,是该公司的第一批员工之一。

 

      张士海的职务是钢板切割车间的小组长,管着二三十名员工的他,工作看似与工商管理的“管理”有关,但实质却是一门技术活。

 

      “为了提高生产效率,公司引进了一套切割钢板的平面数控切割设备,这是当时公司唯一的智能设备。”张士海说,设备是昆山一家德资企业生产的,为了使用这套设备,他还接受了设备生产厂家为期3天的培训,“培训内容主要是编写程序,但很简单,就像以往的计算机培训一样,开机、关机,打字、打印,要深层次挖掘设备的生产潜能,并使之符合公司的生产需要,还得靠自己编写更多、更复杂的程序”。

 

      3天的培训结束后,张士海的工作多了一个目标,那就是边生产边学习更复杂的编程,这对工商管理毕业的张士海来说,难度可谓不小。

 

      虽然编程有难度,但张士海却是动力十足。

 

      张士海的动力来自两个方面,其一,没有合适的运行程序,切割出来的产品报废率就降不下来,进而导致材料浪费,损害公司利益;其二,对于不明白的事物,他有一股不搞明白不罢休的“钻”劲。

 

      “搞明白了,编出合适的运行程序来,那就是设备运行有序、产品质量提升、生产效率提高,公司得益了,我们员工才能跟着获益。搞不明白,且不说影响公司生产,我自己这道关就过不去。”张士海笑着说,作为当时公司唯一学过编程的人,他也应该挑起这副担子。

 

 

 

   钢板利用率提高5%   

   每年为公司省下百万  

 

      在平面数控切割设备旁坚守了无数个日夜,张士海终于编出了一套适合该设备运行、并符合公司生产需要的运行程序。“使用这套程序后,设备切割钢板时,钢板的利用率能提高5%。”张士海自豪地说。

 

      虽说利用率仅提高了5%,但对于以钢板为主要原材料生产机械设备的澳克来说,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。

 

      当时,澳克年使用钢板约5000吨,钢板利用率提高5%,公司每年就能节约近100万元。

 

      “除了节约成本外,合适的程序还能提高设备的生产效率,降低生产的不良产品率,两降一升,设备的生产潜能就被挖掘出来了,公司的效益也就上去了。”张士海说。

 

      合适的程序,为生产带来了两降一升的变化,而为了编出更多合适的程序,张士海的头发也有了大变化。

 

      今年38岁的张士海,虽然是一名“80后”,但黑发已所剩无几。为了掩饰头发白多黑少的“尴尬”,张士海不仅将头发剃得只剩一两毫米长短,让白发不那么显眼,还习惯性地戴着一顶帽子。

 

      “为了编一组程序,我曾花了近3个月时间,早上六七点起床,凌晨一两点睡觉,程序编好了,头发也变白了,至今也没黑回来。”张士海笑着说。

 

 

 

厂方束手无策后

   他为设备“画了一条线” 

 

      为了引进那套平面数控切割设备,澳克花了约80万元,不仅如此,后续的维修费用也是一项不菲的开支。

 

      “厂方来修设备,什么配件都不换,光人工费每天就要1500元。如果要换配件,那还得算上配件的钱。我记得有一次换配件,花了差不多2万元。”张士海说,其实对于澳克来说,最昂贵的并不是维修费用,“设备出故障,生产就要停下来,停半天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,而现实情况是,从故障出现到维修成功,往往需要七八个半天,甚至是十多个半天的时间。如果因停产而延误产品交货时间,那损失就更大了”。

 

      设备出故障后,公司首先要将故障报之设备生产厂方,厂方再安排维修人员上门修理。

 

      “并不是你报了故障,厂方就会立即上门修理的。很多公司都在用他们的设备,这些设备也会出故障,所以,我们出了故障、报了修,他们只会把维修任务排进维修人员的工作清单里,大家一起排队等维修人员上门。”张士海说,排队要排多久,维修人员能否在约定时间上门修理,需要修理多少时间,能不能修好,这些都是不可控因素,“换而言之,就是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,所以,每次厂方技术人员来修设备时,我都会全程参与,为的就是能自己发现、排除故障”。

 

      一次,公司发现平面数控切割设备切割出来的钢板,切割面垂直度不达标,影响了焊接的质量和拼装的尺寸。待后道人工打磨切割面,使之垂直度达标后,才能焊接。

 

      “这一点严重影响了公司的生产效率,所以公司请厂方技术人员来排查问题。”张士海说,厂方技术人员前前后后花了几天时间,把设备上能换的配件都换了一遍,但依然没有解决问题,“厂方技术人员走后,我不死心,也前前后后排查了好几遍”。

 

      反复排查后,张士海发现平面数控切割设备空压机的冷干机出了故障,导致保护易损件的气体水分超标,从而导致钢板切割面垂直度不达标。

 

      “找到‘罪魁祸首’后,问题迎刃而解。”张士海笑着说。

 

 

 

   转战工业机器人领域   

   以程序赋予机器人灵魂    

 

      2012年5月,澳克创始人成立苏州澳冠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(2015年更名为苏州澳冠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,以下简称“澳冠”),研发设计、制造、安装、调试编程、销售机械生产领域的机器人工作站,产品包括焊接机器人、切割机器人、搬运机器人及机器人生产线等,张士海也由澳克进入澳冠,虽然还是做编程工作,但产品自动化程度却迈上了新台阶。

 

      “客户购买了我们的焊接机器人,我们就要上门为其调试,根据其生产需求,编写不同的程序。”张士海说,程序要根据不同的焊接材料、焊接工艺、焊接要求,以及客户生产的产品做出相应调整,“所以,要编写出合适的程序,不仅要求我们善于编程,还要求我们对焊接工艺非常了解。只有了解焊接、善于编程,把焊接工艺、要求融入程序,才能让机器人和老师傅一样心灵手巧,其焊接质量才能达到甚至超过客户的要求”。

 

      在一次为客户设计焊接挖掘机铲斗机器人时,张士海根据以往编程和调试的经验,建议设计人员将工件装夹的安装位置,由铲斗侧面转至铲斗背面。

 

      “虽然只是位置的变化,但调整之后,机器人焊接铲斗的达成率由原来的50%左右提升到了90%以上。”张士海说,也就是说,原来机器人只能焊接约50%的焊缝,其余约50%还得由人工焊接,而调整后的机器人已能完成绝大多数的焊接工作。

 

      部分铲斗的焊缝宽近20毫米、高约12毫米、长约2米,冬天天冷还好,要是在夏天,这样的焊接工作没几个人愿意做,不仅仅是因为难度大,更因为天热难耐。

 

      “机器人的焊接达成率提上去了,不仅将人从繁重难熬的工作中解放出来,还提高了焊接的质量和效率,降低了成本。”张士海说,如今,作为公司技术骨干,他正努力将自己的技术传授给更多同事,“更重要的是,把对技术的‘钻’劲传给他们,帮他们早日成为独当一面的能手,为我国机械制造智能化添砖加瓦”。

扫一扫      加关注